1.拿错剧本了! (2)

弟子被对方压制,宗门脸面上不好看。

前辈师叔伯带队,自然不会被欺负,但年轻一代终究是弱了声势。

燕赵歌带队,这些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。

于自身而言,燕赵歌其实很乐意多出去走走,实地观察这个对自己来说全新的世界,同脑海中的信息记忆印证。

自己想要找的东西,也在镇龙渊,自己一些筹谋,也需要用到镇龙渊的环境,早晚都要去一次,这次就当是顺路了。

见燕赵歌答应下来,中年男子便更开怀了:“此次出行,燕师侄也好给后进弟子们做个表率,相信能让他们学到不少东西。”

辞别了中年男子,燕赵歌迈步前行,那彪形大汉跟在身旁,接着说道:“公子,俺刚才正想和你说,林姑娘那边,闭关时间似乎要延长,不能如期出关了。”

在他想来,自家公子听闻这个消息,该是有些遗憾和不满的。

但其实,燕赵歌此时却有翻白眼的冲动。

这就是身体原主人留给自己的烂摊子了。

这身体的原主人,昔日在外游历,和一个妹子相遇。

妹子本来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,但在遇上身体原主人这个高富帅之后,最终动了心思,为了攀高枝,离开了自己原先的恋人。

虽然不是主动挖墙脚,但身体原主人对于美女倒贴,显然来者不拒,那妹子的草根前男友则颇为愤懑。

双方差距太大,身体原主人倒也不至于打压难为对方,对于对手的敌视,只有不屑一顾。

妹子本身武道天赋确实不俗,此前在小地方明珠蒙尘,之后随身体原主人回了广乘山,拜入门下,修为开始突飞猛进。

入门一段时间后,妹子闭关去了,而燕赵歌二次穿越,来到了这里。

诚然,妹子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。

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不过对于现在的燕赵歌而言,也就仅此而已了,视觉上赏心悦目,但并没有什么特别想法。

第一次穿越时经历的天地大劫,目睹神宫破灭的一幕,永恒镌刻在燕赵歌的脑海中。

那么强大的神宫尚且不保,天地间谁可永远平安?

目睹那样一幕,有人会心生绝望,今朝有酒今朝醉,而燕赵歌的选择是,努力提升自己。

虽然自家老爹貌似很牛叉,自己眼下的起点很不错,背景很不错,手下狗腿子很多,但燕赵歌还是在如饥似渴的珍惜每一分资源,强化自身,没有一点浪费。

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,也都在抓紧。

这一切已经成为本能。

随着时间推移,二次穿越后的这段日子里,燕赵歌也逐渐在适应新的环境和身份,适应周围的人与事,但有些事情始终都不会改变。

对于自己来说,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修炼,才不枉眼下这么优越的环境与条件。

在这个武道称雄,个人力量可以决定时代大势的时代,实力为尊,胜者为王。

但燕赵歌发现,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。

身旁的大汉这时正好说道:“此外,公子,那个叶景俺也查过了。”

“现年十六岁,天域,天东洲,东唐国人士,三岁时父母双亡,由家族中其他人抚养长大,寄人篱下,倍受欺辱。”

“其人表现一直平平无奇,武道天赋不上不下,除了和林姑娘一起长大以外,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。”

“但在你带着林姑娘离开之后,他突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修为突飞猛进,表现惊艳,先是在自己家族中站稳了脚跟,然后更帮助家族势力在当地坐大,压制了敌对势力。”

“其后前往东唐国国都,声名鹊起,成为东唐少年一代佼佼者,获得了参加广乘山入门考核的资格。”

“成功通过考核,拜入广乘山之后,上升势头似乎比林姑娘还要强劲,表现极为突出。”

“他在新晋弟子中独占鳌头,这一次的宗门小比中,拿下了第一名。”

大汉说到这里,憨厚一笑:“不过,跟公子你相比,不具备竞争力。”

燕赵歌却撇撇嘴,心道:“才怪!”

没办法,怎么看,这货都像是一个主角模板。

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在这位叶大主角的崛起道路上,自己成了一个什么角色?

“我想想,同门中当前年轻一代天才人物,阔少公子,自身也有几分实力,背后有个能给我出头的老爹,背景不浅,更重要的是,‘我’貌似占了他的妹子?”

“我这身体的原主人,似乎连那姓林的妹子的一血都拿了?”

“……嗯,我这幅皮囊,外表卖相也还不错,看着就很装逼,打起脸来或者踩起来,想来很有快感……”

“然后我老爹给我出头,变成他又一块踏脚石,成就他的崛起之路,一人送脸挨打,全家包邮上门……”

燕赵歌翻了个白眼。

这剧情,真的不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