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章 蜜语

没办法,再难哄也得把人哄住了,不然看中的媳妇儿岂不是要飞了?

萧瑞冲谢慕林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:“这不是花言巧语,是甜言蜜语呀!根本用不着纨绔的本事,我只要看见你,那些话就自然而然地说出口了,连想都不用想呢!”

谢慕林忍不住打了个冷战,看向他的目光透着一言难尽。

这位帅哥原来是这样的画风吗?

萧瑞又继续道:“我跟你二哥说过去的往事,其实真的不是在卖……卖惨。”这个词他听着新鲜,不过意思简单明白,他一听就听懂了,还觉得挺贴切的,但这种话当然不能承认,“我只是不想你身边的人对我有所误解,希望他们都能喜欢我。如此一来,等将来我从北方给你写信的时候,他们就不会拦着你读信、回信了。等到我向你提亲的时候,他们也只会祝福,而不是想法子阻拦。”

谢慕林眨了眨眼,讶异道:“你还打算从北方给我写信?”

“当然要写了。”萧瑞笑道,“我才与你见了几面?马上又要远离。倘若不能保持书信往来,我又怎么能让你了解我的性情为人,知晓我对你有多么认真?你我虽不能见面,但也能凭书信传情。如此,将来我们成婚之后,情份也会比别家夫妇更深厚些,相处起来,自然更加融洽恩爱了。”

谢慕林无力地揉了揉自己的额角:“你能不能别说这些肉麻兮兮的话……咱俩还没到那个情份上吧?我以前见你,你都是聪明机智又狡猾的英俊少年形象,能不能稍稍尊重一下自己的人设?你这个样子,我都以为以前认识的你是假的了!”

萧瑞挑了挑眉,沉默了一会儿,才收敛了几分自己的笑容:“我的话有什么不对劲么?你听着觉得奇怪?”他记得董慧武追求喜欢的名门闺秀,就是这么说话的,那些闺秀也挺受落,虽然把董慧武当成真正的未来丈夫人选的人并不多,但她们个个听完后,都会害羞地笑起来的呀!

莫非他喜欢的这位谢二姑娘,性情与别的女孩儿不同,就连追求起来,方式也要跟别人不一样么?

谢慕林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,十分坦白地回答说:“我觉得很奇怪,因为跟你一贯以来表现出的性情不太符合。你到底是从哪里学回来的?还是以前用这种话追求过别的女孩子吗?”

萧瑞咳了一声,坐得端正了些,老实道:“我没有追求过别的女孩子,但曾经见董慧武对别的女孩子说类似的话。他跟风月场合的女子与正经官宦人家的女儿,用的是不一样的言辞,但无论是哪一种姑娘,听了他的话,都会挺高兴的。我就模仿了一下董慧武的语气,不过,我说的话全都是我想说的,并没有哄骗你的意思。我是真觉得,有必要通过书信来往,让你对我多了解一些,日后嫁给我时,心里也会更心甘情愿。”

谢慕林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岐山伯府的嫡长子是位真正的纨绔子弟吧?你跟他学什么呀?”顿了顿,又道,“我倒不排斥你给我写信,但你确定这种事现实吗?你现在还不知道会被派到北方哪个边镇,通信是否方便。更何况,离着这么远,通信实在太麻烦了。我爹爹人在北平,那已是北方最大的城市了,他上任半年不到,也就给家里来过两回信而已。这还是因为我们谢家自己有商行,会来往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