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四章 相看

谢映容心急着要把自己的信送到卞家人手里,本来是不耐烦听谢慕林种种拒绝借口的,然而谢慕林总能给出听起来非常合理的回复,使得她不得不耐下心来,回头重写她那封信。

写着写着,熬了一夜的她就有些撑不住了,思绪也变得凌乱。

谢慕林趁机劝她:“你这样能写出什么好信来?万一写错了字,或是哪一句话写得不通顺了,说不定卞家人还要怀疑你不读书没文化呢,更不乐意让程笃娶个没有才华的妻子了。”

于是谢映容就乖乖跑去睡觉了。

谢慕林特地暗示大金姨娘在谢映容房间里燃起了安神香,让她一睡就睡到太阳偏西。等她起床梳洗,吃过不知该说是午饭还是晚饭的一餐,天都快黑了,就算能写出信来,也没有大晚上送信的道理,于是这一天就这么混过去了。

谢慕林耳根清静地腾出手来,处理了自己的事务,还陪复诊归来的谢映慧聊了半日的天,日子过得很是悠闲。

谢映慧用事实证明了她完全可以独自出门复诊,她还顺便去问候了永宁长公主与马玉蓉,没去打搅受伤的马驸马,不过送上了问候的礼物。永宁长公主越发觉得她乖巧贴心了,还送了她好几匹今春内务府新出的高档衣料,不但够她做新的春衣了,连回湖阴后送同辈堂姐妹、族姐妹们的礼物都有了。

她还跟谢慕林说起马玉蓉的情况:“别的都还好,就是总需要留在马驸马身边侍疾,有些个不便。但玉蓉一片孝心,并不觉得有什么。马驸马反而还劝她做自己的事去,到园子里散散心,又或是请朋友上门喝个茶耍个乐什么的,不必总待在他身边。玉蓉哪儿有这个心情?不过卢飞云已经答应了要过来陪她小住几日,就算我每日只能去换个药,陪着说两句话,玉蓉也不会太无聊了。”

至于长公主原本定好的出游计划,是肯定要往后推的了。马驸马拖着伤腿应对小儿子的婚礼,问题还不大,但出京游玩就真的没办法做到了,就算是坐船、坐车,也会影响他的伤势,出门在外,更是不如在家时用药方便。

永宁长公主只得改了主意,先把丈夫的伤势照看好再说。小儿子成婚后,完全可以带着新婚妻子赵滢自行回乡祭祖去。但考虑到他们夫妻身边需要儿女照顾,马二公子是必须要留京了。马家对外事务可以交给长子长媳,但马驸马身边也需要有个儿子守着,随时跑腿嘛。原本说好要马二公子出京去相亲的计划,也得做些更改。永宁长公主正在考虑,到底是写信去给相看好的人家,请对方再等几个月,还是寻个合情合理的借口把人请到京里来相看呢?

马玉蓉那边透露出来的口风,永宁长公主似乎更倾向于前面这个选项。这也是因为担心那家人进了京,会听到小白氏生前那些不名誉的传闻,对这门亲事产生犹豫。但如果不请对方进京,而是让人家等上几个月,就怕到时候马二公子没相中人家姑娘,也不好意思拒婚了。那毕竟不是什么没根没基的人家,还是有实权的封疆大吏,表现得那么有诚意,马家又怎么好太过傲慢呢?

谢映慧很想知道是哪家的姑娘要与马二公子相亲,可惜关于这一点,马家上下人人都口风极紧,连马玉蓉都声称不清楚,她也只能忍耐住自己的好奇心。只是到了谢慕林面前,她的顾虑就少了许多,可以直白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