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缘起

“使不得啊,侧妃娘娘!使不得啊……”

庄重中不失堂皇的房间,在屋主巧思布置下显得极为舒适温馨。屋内并没有像时下上流圈子里所流行的,散发着渺渺轻烟的香熏炉子,也未见重重轻纱,层层帐幔,只有淡淡的果香盈满室内,整个房间给人以一种十分清爽的感觉。

一道重花门之隔,却是两片完全不同的天地,厚厚的重帽将里间给围了一个密不透风,一个身着宫女服饰的中年妇人跪在榻前的脚榻上,正压底了声音对仅着里衣,倚躺在床上的年轻女子苦苦劝说着。

年轻女子额头用头巾包着,素颜不沾一丝粉黛,唇色苍白,看起来更显几分柔弱。而与这柔弱的外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年轻女子那闪耀着坚定与智慧的双目。

“我意已决,奶娘你就不要再劝了。”轻柔的声音自躺在床上那年轻女子口逸出,语气中的坚定让奶娘明白自个主子心意已决,再无更改的可能!

“侧妃娘娘,求求您再好好想想,小主子,小主这才刚出世,还未足月啊……,您当真就忍心,忍心……,娘娘,侧妃娘娘啊,老奴求求您了……”虽然明知主子一旦拿定主意,就不会再变,但奶娘仍是不死心地哀求着,额头叩在脚榻上,发出“嘭嘭”的闷响,只是几下的功夫,就已经沁了血丝。

年轻女子低下头,望着躺在她身侧的那个小小的襁褓,满目哀伤,一抹清泪自眼角滑落,编贝玉齿轻咬朱唇:“奶娘,如果事尤可为,我何至于……,哥儿,这是我身上掉来来肉啊……”

奶娘身上一僵,最后这一个头,再也叩不下去,僵跪在那半晌后,最后突地跪伏在地,双肩轻轻耸动着,压抑的哭声被紧紧地锁在口中,不敢外漏半分,这地界,尤其是这时候,哭,是一种罪过……

“奶娘,莫要哭了,这,是命,这都是命……”年轻女子探出身体,扶住了奶娘的肩头。

“侧妃娘娘,是老奴没用,是老奴没用啊……”慢慢抬起头,奶娘反手扶住那年轻女子,望着自己的一手奶大的孩子,奶娘只觉得她的心有如刀绞一般疼。年轻女子轻轻摇了摇头,扶着奶娘的手臂半撑着起了身,娘急忙将一个背靠垫在了那年轻女子身手,以便其能躺得更舒服一些。

“奶娘,你无需自责,其实哪怕没有今天的事,我也会想办法让哥儿离开这儿的……”半倚在床头,年轻女子轻叹一声突然说道。

“侧妃娘娘……”奶娘一脸不解地望着年轻女子,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“哥儿,我的哥儿,乖乖别怕,娘亲一定会保住你的……”年轻女子低下头,轻轻在孩子那柔嫩的小脸上蹭了蹭,深深地望着襁褓中那张稚嫩的小脸,像是想将这张小小的面孔给刻入心间一般。

“奶娘,我,可以信你么?”好半晌,年轻女子才缓缓地抬起了头,带着一股子决色之色望着奶娘。

“咚!”一个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